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長實集團手持現金再回十字路口?

原作者: 莫遲 |原發: 藍鯨財經

放大 縮小

如三個月前的業績預告所言,長實集團上半年的盈利出現了大幅滑坡。


8月6日,長實集團發布2020年度中期業績報告,其中,股東應占溢利同比下降接近六成,甚至連往期穩健的分紅派息亦出現縮水,從去年同期的每股0.52港元直降至0.34港元。


在業內人士看來,股息率的下降會讓市場,對企業的運營狀況和發展前景產生疑慮和信心不足,但同時,騰挪出來的更多資金也為企業未來布局留下了更多的想象空間。


事實上,在今年上半年,剛剛布局的英國酒吧板塊成為了長實集團業績最大的拖累,期間累計虧損超過19億元。面對海外賺錢的不易,已經在國內“賣賣賣”多年的長實集團與李氏家族,是否又會重新考慮國內資產的布局?


業績滑坡導致股價大跌


發布中期財報的次日,長實集團股價觸及了近4個月的低點,也使得長實集團的市值在一日之內蒸發了超過110億港元。


這無疑與其中期的成績息息相關。根據長實集團中報披露顯示,報告內公司股東應占溢利僅為63.6億港元,同比下降接近六成,而利潤的缺失也傳導至公司的中期分紅。根據決議,董事會決定今年中期每股港幣0.34港元,較2019年同期的0.52港元,減少了0.18港元。


這份財報直接引發了機構的悲觀。其中,花旗銀行便第一時間調低了長實集團的投資評級,并在研究報告直言,上半年長實集團表現遜預期,同時派息減少35%令人意外,預期長實集團將在今年減少30%的派息,以當前股價計算,3.3%的股息率將低于同行業整體水平。


而中國企業資本聯盟副理事長柏文喜亦對藍鯨房產表示,如果企業降低派息率,則有可能表明企業的業績不太好,或者對未來比較悲觀,會讓市場對企業的運營狀況和發展前景產生疑慮和信心不足。


回到財報本身,長實集團派息減少的核心邏輯,無疑是多個業務縮水的利潤。受疫情影響長實集團上半年各主要業務收益普遍走低,例如,酒店及服務套房業務整體下降超過九成,而在2019年剛剛以近400億元布局的英國酒館業務,在今年上半年更成為長實集團最大的虧損項,帶來了超過19億元的虧損。


相較來看,房地產開發是長實集團不多實現同比增長的業務——在上半年,長實集團確認物業銷售收入(包括攤占合營企業)194.84億港元,物業銷售收益(包括攤占合營企業)90.04億港元,同比增長接近兩成。


不過,這根上半年業績支柱,想要撐起長實集團全年的利潤依然存在極大難度。事實上,在2019年,長實集團位于香港的君柏、海之戀、海之戀·愛炫美、My Central 和維港頌等住宅項目迎來集中結轉,當年物業銷售確認收入也達到了641.8億港元。


而翻篇到了2020年,長實集團似乎已沒有如此的底氣。截至今年中期,長實集團未入賬銷售僅存279億港元,相較2018年末631億港元的未入賬銷售額相差一倍有余。


對此,有業內人士表示,對于開發周期常常達到10年以上的長實集團來說,即便不乏優質資源,但或仍然“遠水解不了近渴”。


顯然,習慣“慢周轉”的長實集團似乎不得不要面對房開業務的青黃不接。而花旗銀行更將看衰周期拉長至未來兩年,其表示,由于香港住宅物業的竣工數據下跌,經常性收入的減少,長實集團在2020至2022年盈利可能會出現下跌。


“撤離”還是“回頭”


在似乎難以依靠常規開發遏制業績下滑的背景下,長實集團再一次拿起了“賣賣賣”這把利器。


今年7月23日,長實集團剛剛以10.12億美元,約合78.43億港元的總代價完成了成都南城都匯項目的出售。這宗已經握在長實手中16年的歷史項目,不僅在過去數年間幫助長實賺得盆滿缽滿,在開發周期的最后,還有望為長實貢獻38.11億港元的收益。


對于上半年業績不如意的長實集團來說,這單交易無疑是其業績的一根救命稻草。資料顯示,在過去十年的時間里,長江實業在內地的物業銷售收入(包括個別單位出售及大手出售)平均每年約280億元港幣。憑借著這單項目的轉讓, “手中無糧”的長實集團有望直接追平往年的物業銷售步伐。


事實上,同廣被“詬病”的慢開發一樣,將項目打包出售做“低買高賣”同樣是長實集團的“心頭好”,而這些“成功”的交易也屢屢成為長實集團業績中的“關鍵手”。例如,股東應占溢利創下新高的2018年,便得益于長實集團于當年年內完成出售位于香港的中環中心,這單香港歷史上寫字樓最貴交易,直接為長實集團確定了116億元的利潤進賬。


此外,在每一宗盈利頗豐的背后,亦是長實集團現金流的補充。事實上,與利潤層面上的“斷崖滑坡”不同,即便是在疫情之下,長實集團的現金流依然極為扎實。截至2020年6月30日,集團負債凈額與總資本凈額比率約為4.7%,且擁有著589億港元的銀行結存及定期存款,加之成都項目的成功轉讓,這無疑均為長實集團下半年的擴張提供了資金的基礎。在近期的分析員會議上,董事會主席李澤鉅便明確表示,長實集團處于收購狀態,正在物色收購機會。


面對未來兩年可能出乏力的盈利能力,長實集團無疑有著極強的投資動力,而剩下的疑問似乎即是錢將投向哪里?


近年來,否認對 “撤離”的質疑,已經成為李氏家族與長實集團在各個場合的必答題。然而不斷減少的國內土儲似乎卻在對“撤離”的傳聞不斷加以印證。


根據披露,上市以來,長實集團的總土地儲備自2015年末的1360萬平方米,降至今年上半年末的855萬平方米,其中,內地土儲則由1250萬降至771萬平方米。而與國內土儲下滑相并行的,是李氏家族與長實集團不斷加碼的海外投資。除長實集團近年來在海外布局的飛機租賃、基建、能源,以及上半年出現巨虧的英國酒吧業務,據不完全統計,自2013年至2018年,李氏家族在海外收購資產的總規模已超1400億港元。


“從目前情況來看,長實并非沒有能力為股東進行更多地派息,主要是由于它正在尋找一些低價并購機會?!眳f縱策略管理集團聯合創始人黃立沖表示,“但這些收購目標不會落地到內地或香港,而是會在海外,比如歐洲的英國等?!?/p>

不過,也有觀點認為,經歷疫情中的上半年,或同時也透露出一個問題——海外的錢并不好賺,在市場環境充滿變數的2020年,長實集團未來的投資方向或也有著更多不確定性。其中,柏文喜便表示,資本都是逐利的,對于某個區域投資與否取決于對機會與風險的考量,因此長實集團未必不會再投資國內的地產業務。


“集團一直有在內地投資,從無計劃過離開內地?!痹诮衲昴瓿?,李澤鉅再一次重申了對國內市場的態度。在海外市場進一步加碼,還是將重點落回國內市場,如今手持大量現金的長實集團似乎又回到了同一個十字路口。


(編輯:于思洋


版權所有

本網站所收集的部分公開資料來源于互聯網,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及用于網絡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也不構成任何其他建議。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網友自主投稿和發布、編輯整理上傳,對此類作品本站僅提供交流平臺,不為其版權負責。文中圖片除非有標注外,均來源于網絡。如若發現有侵犯您知識產權的作品,請與我們取得聯系,我們會及時修改或刪除。郵箱:[email protected]


返回頂部
什么软件支持江苏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