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姚洋: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 關鍵在提振消費

原作者: 陳澤秀 |原發: 時代周報

放大 縮小

7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重在分析中國當前及中長期經濟形勢,為未來一段時期經濟工作定調。


會議指出,“二季度經濟增長明顯好于預期”,但同時也指出,當前中國“遇到的很多問題是中長期的,必須從持久戰的角度加以認識”。在為下半年宏觀政策定調、謀劃中長期戰略布局時,會議明確,“要牢牢把握擴大內需這個戰略基點”“加快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


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院長姚洋接受時代周報記者專訪,對此次會議內容作了深度解讀。姚洋認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的新發展格局,其主要支點是擴大國內需求,這將貫穿在“十四五”期間,成為短期和中長期發展的主線。


北大國發院院長、北大中國經濟研究中心主任,“金融40人”常務理事和“中國經濟50人”論壇成員。2016年當選教育部長江學者特聘教授,獲2008、2014年孫冶方經濟科學獎、第一屆和第二屆浦山國際經濟學獎(2008年、2010年)、第二屆張培剛發展經濟學獎(2008年)。主要研究領域包括中國制度轉型、開放條件下的中國經濟增長以及農村發展。


“國內大循環為主體”非計劃經濟


時代周報:這次政治局會議強調“我們遇到的很多問題是中長期的,必須從持久戰的角度加以認識”,這種表述意味著什么?政策會出現比較大的變化嗎?


姚洋:這次政治局會議不僅分析研究當前經濟形勢,部署下半年經濟工作,同時也研究了關于制定“十四五”規劃的建議。我認為這里面提到的“很多問題是中長期的”,主要是在為“十四五”規劃做準備,并不意味著政策有很大的轉向。


會議提出,加快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的新發展格局,主要支點是擴大國內需求。過去這些年,我們一直朝著這個方向努力,從這個意義上講,政策是具有連續性的。


這次疫情暴發之后,中國經濟復蘇比較快,但是需求沒有跟上生產的步伐,暴露了中國經濟的短板—國內需求不足。我理解,這次政治局會議比較重要的前瞻性判斷是:不僅在短期,而且要在中長期提升國內需求。


時代周報:近期,中央不少會議都提到,“加快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對于新的發展格局,該如何理解?


姚洋:此前,大家對“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的新發展格局”有一些擔心,擔心回到過去的計劃經濟時代,完全變成過去所謂的“自力更生”。但從這次政治局會議的表述看,我沒有看到有這方面的內容。


我認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主要還是強調擴大國內需求。在金融、技術等領域,還是要構建一個開放共榮的國際環境。一個國家關起門來搞技術,困難是非常大的。


有人說當前全球化正在退潮,籠統地這么說,是有問題的。全球化在技術等某些領域有所退潮,但其他領域并沒有出現非常大的退潮。


今年上半年,中美關系看起來好像劍拔弩張,但在美國上市的中國企業還有10多家,美國流入中國的資金還在增加。最近一段時間,中美之間仍然保持著經貿聯系。


時代周報:在“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的背景下,下半年中國經濟發展的關鍵是在國內嗎?


姚洋:應該還是在國內。上半年凈出口對中國經濟的貢獻不小,但下半年能否持續還是個問題,所以還是要靠國內??繃鴥鹊脑?,要么是投資,要么是消費。投資方面要謹慎,不能又搞成新一輪的債務擴張。


消費的潛力很大,我覺得下半年,政府應該在消費方面加把力。我們從來沒有遇到過今年這種消費負增長的情況。過去有過經濟下行的時期,但消費仍然是增長的。問題主要出在投資方面,今年消費、投資都下降了,不能只管投資、不管消費。


以擴大內需為基點,給“十四五”定調


時代周報:疫情發生以來,你一直在呼吁要給低收入者直接發錢。為什么?下一步應該如何刺激消費?


姚洋:經濟發展是一個閉環,現在這個環路上,需求塞住了,但我們把太多精力放在了供給方面,這在短期內是不對的。


在經濟恢復的過程中,生產面恢復得更快,需求面恢復得慢,經濟呈現出水桶效應,最短的那塊板決定了經濟的運轉情況?,F在整個需求不旺,經濟就運轉不起來,沒有辦法形成閉環。所以政策的著重點,應該是提升消費。


因為疫情,全世界很多地方都給老百姓發了現金,但中國沒有發現金,一些城市發的是消費券。發消費券的目的是促進生產,因為消費券基本都規定了可以買什么東西,實際上是個打折券,效果并不大。好多人拿到消費券,發現可以買的東西他不需要,這個消費券相當于作廢了。


我認為,發放消費券不是一個最優的辦法,如果想增加消費,就直接給收入比較低的人群發錢。這些人的消費傾向很高,發了錢就能馬上消費。


時代周報:從這次政治局會議對下半年政策的定調看,還存在這種“重生產、輕消費”的思路嗎?


姚洋:這次會議的表述發生了轉變。前幾次會議主要側重如何恢復經濟,重點在“六?!?。這次政治局會議著重提出,“要牢牢把握擴大內需這個戰略基點”,這是比較大的突破和亮點。


以前也提擴大內需,但這一次把“戰略”變成了“基點”,就是說,以后國內市場要以國內需求為基點來考慮。這是給“十四五”定調,既是短期的改變,也是中長期的轉變。


“牢牢把握擴大內需這個戰略基點”,關鍵看要怎么去落實。短期看,消費具有內生性,一方面,老百姓沒有錢,另一方面,對未來看不準,所以大家都不愿意消費。促進消費,只能用凱恩斯的辦法,在老百姓自主性消費之外,添加一塊由政府出手增加的外生性消費。


貨幣政策不會大規模退出


時代周報:財政政策方面,政治局會議指出,財政政策要更加積極有為、注重實效。要保障重大項目建設資金,注重質量和效益。這是否意味著基建投資會引領經濟復蘇?


姚洋:那倒不見得。保證重大項目建設資金,不一定要靠基建去推動復蘇,如果這樣理解,就與政治局會議提出的“把握擴大內需這個戰略基點”相矛盾。


我覺得,這句話的意思是說,今年新增的地方政府專項債要集中起來使用,地方政府不應該開工太多的工程,而是要保證重大工程。另一層意思則是,防止地方政府走老路,去借很多的商業性債務。


時代周報:之前市場都很擔心,下半年,寬松的貨幣政策會退出,這次政治局會議對貨幣政策的表述是“靈活適度、精準導向”,應如何理解?


姚洋:首先,“靈活適度”意味著寬松的貨幣政策不會大規模退出。即使是在并不缺資金的情況下,貨幣政策也不應該收緊。


現在制造業的投資跟去年同期相比還是下降的,貨幣政策如果收緊,會給企業傳遞消極信號,進一步打擊投資意愿。


“精準導向”就是把資金引導到最需要它的地方去。不光是現在要這么做,任何時候,貨幣政策都應該精準導向,否則資金就浪費掉了。


時代周報:最近,很多資金流入股市、樓市。政治局會議要求,確保新增融資重點流向制造業、中小微企業。這是不是加大了貨幣政策的實施難度?


姚洋:沒錯。因為整個經濟還在復蘇過程中,很多中小企業開工不足,資金不是他們最需要的東西,他們最需要的是訂單。這種情況下,貨幣就會流到金融市場和房地產市場去。如何把握貨幣政策的度很重要。


另一方面,這也說明,要讓國內的需求趕緊提升起來。這樣一來,中小企業都有訂單了,對信貸的需求就會同時提高,金融系統才會形成一個良性循環。


(編輯:王星


版權所有

本網站所收集的部分公開資料來源于互聯網,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及用于網絡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也不構成任何其他建議。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網友自主投稿和發布、編輯整理上傳,對此類作品本站僅提供交流平臺,不為其版權負責。文中圖片除非有標注外,均來源于網絡。如若發現有侵犯您知識產權的作品,請與我們取得聯系,我們會及時修改或刪除。郵箱:[email protected]


返回頂部
什么软件支持江苏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