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長江財險二季度保費收入“未達預期”

原作者: 石雨 |原發: 藍鯨財經

放大 縮小

經營數據,是保險公司發展情況的直觀信號。近期,保險公司進入第二季度償付能力披露季。藍鯨保險注意到,在近年來持續虧損、2019年年報“難產”的長江財險,在報告中直言“收入未達預期”,出現保費縮減的窘境,且在持續虧損5年之后,仍難脫虧損泥淖,上半年凈虧損2459萬元。


當下,長江財險正處于重要的發展過渡期,人事、戰略面臨調整。2019年,長江財險完成股權變更,管轄權由國電集團調整至湖北省國資委,隨后湖北省國資委設立指導組,并指定董事長楊曉波代行總經理職務,但因新冠肺炎,楊曉波不幸離世,且因國電下派負責人撤回,長江財險陷入多名高管缺位的狀態。


同時,國電集團與長江財險產生關聯保費收入,在2019年有所下滑,這筆股東資源業務,不再穩定。但在業內看來,國電集團旗下不乏財險業務分支,對長江財險的支持有限,而國資委在股東資源方面同樣能夠有所支撐,并幫助其實現業務多元發展,在全面接管完成過渡的前提下,長江財險人事調整將快速到位,結合湖北省政府的金融布局,發展或迎好轉。


業績下滑:2季度保費縮減未達預期,凈虧1737萬


數據顯示,2020年上半年,長江財險合計實現保費收入3.7億元,同比縮減12.74%,其中一、二季度各自實現1.66億、2.04億。對于保費收入,長江財險表示,正是因為2季度收入未達成預期目標,且復工后,長江財險加快支付疫情期間積壓的賠款及各項費用,最終導致2季度經營活動凈現金流凈流出965.39萬元。


疫情因素致上半年險企經營面臨不小的難關,但并非長江財險數據表現不佳的唯一因素,成立9年的長江財險,依托于股東業務優勢,業績發展不同于其他市場化財險公司的“曲線”,而是在成立次年即實現盈利,2012年實現凈利潤1167.09萬元,且保險業務收入保持上行。


但從2015年開始,長江財險凈利潤走上下滑路,從2015年凈虧損3830.68萬元,逐年增虧,2017年凈虧損擴大至1.1億元,2018年進一步擴大至1.95億元。保險業務收入增速也逐步放緩,在2016年保費同比增長22%之后,2017年保費同比縮減8.55%,2018年保費收入與上年基本持平。


2019年,長江財險并未如期披露年報,根據償付能力報告計算,保險業務收入同比縮減4.59%,凈虧損7435.54萬元,有所減虧。2020年上半年,數據顯示,長江財險凈虧損2459萬元,增虧1.5%,其中二季度凈虧損1736.94萬元,環比增虧明顯。


藍鯨保險聯系長江財險意在就業績數據進行進一步溝通,但未能得到回應。業務數據的持續疲軟,或與長江財險業務結構不穩、難以精細化發展有關,而更為值得一提的,在于其目前高管缺位的現狀。


回溯來看,成立以來,長江財險已經更換6任負責人,初期,出身國電資本的邵國勇任長江財險總經理一職,任職兩年后離職,此后又陸續經歷副總經理鄭澤鵬升任、董事長楊曉波代行總經理職務、聘任彭柱石在任2月后辭職,選用國電集團出身的宋靜剛擔任臨時負責人卻被監管駁回的一系列“動蕩”調整。


隨后,長江財險選定國電集團出身的孫明清擔任臨時負責人、長江財險黨委副書記、財務負責人以及工會主席職務。但在2019年末,長江財險公告稱,根據工作需要,公司臨時負責人變更為由湖北省政府安排的楊曉波。


但不幸的是,2020年1月末,楊曉波因感染新冠醫治無效離世,其身兼的長江財險黨委副書記、董事長、臨時負責人等多項重要職位,也因此空置。


不僅如此,長江財險2季度償付能力報告中顯示,目前,長江財險高管人員僅余兩位,分別為長江財險副總經理董春華,曾任國電保險經紀總經理、瑞泰人壽總經理助理;長江財險副總經理、黨委委員吳德生,曾任中美大都會人壽總經理助理、董事會秘書、董事。


“地方政府主導之下,當湖北國資委完成對長江財險的完全接管,下一步人事調整、人員配置速度應該會加快”,保險業內人士王立剛預估道,“財險領域股東可以提供的支持力度與業務獲取程度均優于壽險,資源支持的價值更為凸顯,因此對管理人員在保險領域的要求會相對弱化”。


“從經驗來看,國資委派駐董事長,市場化招聘總經理,進行行政管轄與市場化的結合,更有利于保險公司的發展”,王立剛根據經驗建議提出。


國資委拿下管轄權,要求“抓緊股東業務與戰略資源”


目前長江財險的人事變動,緊緊關聯的是長江財險的股東構成。


成立于2011年末的長江財險,股東背景雄厚,國資全資控股,目前由湖北省聯合發展投資集團有限公司、中國國電集團有限公司、湖北省交通投資集團有限公司、湖北能源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國電資本控股有限公司共同持股,注冊資本12億。


但這并非長江財險最初的股東結構,成立之初,長江財險由中國國電集團等6家國資股東共同持股,直至2019年,根據湖北省政府安排,由湖北省聯合發展投資集團受讓武鋼集團手中2.24億股長江財險股權,股比18.67%;由湖北省交投集團受讓中電工程顧問有限公司所持長江財險2億股,股比16.67%。


調整之后,長江財險股權變更為目前的5家,原第6大股東湖北省聯合發展投資集團有限公司持股比例達到32.67%,躍升為第一大股東。調整之下,長江財險進行管理體制調整,管轄權由國電集團轉至湖北省國資委。


此前,國電集團作為長江財險主要股東, 2018年國電集團及所屬單位,與長江財險保費方面形成的關聯交易金額近3億元,占后者保費收入約4成比例。而在2019年,藍鯨保險根據長江財險關聯交易明細表計算,雙方形成保費1.35億元,較上年在總額與占比方面均有所縮減。


“國電集團在此前提供所占4成保費的業務,給長江財險提供了一筆相對穩定的業務收入”,中國精算師協會創始會員徐昱琛提出,而在主要業務來源股東持股情況產生變動時,險企的業務來源構成也將有所變化。


“管轄權調整對于長江財險與國電系的關聯保費收入來說會產生一定影響,但國電旗下同時布局有其他財險公司,如永誠財險。長江財險只是其保險版圖的一個分支,因此此前國電對長江財險的支持力度也相對有限”,王立剛向藍鯨保險補充指出,“而且電力能源、工程類業務的風險也相對較高,成為長江財險的虧損原因之一”。


伴隨著股權變更,湖北省國資委成立長江財險工作指導組,2019年末,即與國家能源集團簽訂《關于長江財險合作協議》,為長江財險提供股東資源支持。


“湖北省作為能源大省,國資入駐可以對財險業務在未來提供一定的支持,也有利于長江財險未來進行多元化業務布局”,王立剛分析指出,變動之下,或可為長江財險提供更為扎實、廣泛的資源。


“長江財險將進一步探索挖掘與股東單位、在漢央企、省屬國企等大型企業的戰略業務合作,希望股東給予更多的業務支持與戰略協同幫助”、“長江財險的戰略資源部要盡快運作起來,把股東業務和重要的戰略資源客戶抓在手中”,對于進一步的發展戰略,長江財險在官網表述道。湖北省交投等股東,也提出將在保險業務、經紀平臺、融資渠道、金融創新等領域與長江財險進行合作。


而在長江財險2020年2季度關聯交易明細表中也可以看到,已經新增與湖北交投的關聯交易。


除業務戰略引導外,長江財險也在人事方面提出領導人員下沉一線、加強專業化隊伍建設、加強分支機構建設等方面的要求,為長江財險過渡、發展提出方向。


7月以來,湖北省國資委指導組在對長江財險進行指導、拜訪相關股東的節奏明顯加快,對于湖北省政府而言,王立剛提醒道,其目前對轄內金融板塊加強國資布局和支持力度逐漸加強,搭建綜合金融的意圖傾向顯現,包括對長江證券持股調整等,不難預估,國資委對于長江財險的重視以及支持力度會逐步加大。長江財險的進一步發展,值得關注與期待。


(編輯:于思洋


版權所有

本網站所收集的部分公開資料來源于互聯網,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及用于網絡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也不構成任何其他建議。本站部分作品是由網友自主投稿和發布、編輯整理上傳,對此類作品本站僅提供交流平臺,不為其版權負責。文中圖片除非有標注外,均來源于網絡。如若發現有侵犯您知識產權的作品,請與我們取得聯系,我們會及時修改或刪除。郵箱:[email protected]


返回頂部
什么软件支持江苏快3